谷歌Doodle:纪念女飞行员阿梅莉亚·埃尔哈特(Amelia Earhart)115周年诞辰

search

今天谷歌首页更换Doodle用来纪念第一位独自飞越大西洋的女飞行员阿梅莉亚·埃尔哈特(Amelia Earhart)115周年诞辰,整个Doodle构造叫简明,一架飞机,一个气宇轩昂,飒爽英姿的阿梅莉亚·埃尔哈特正走进她的“爱机”,虽然简单,但依然让人感受了这位女飞行员特有的气质!

人物简介:

阿梅莉亚·玛丽·埃尔哈特(英语:Amelia Mary Earhart,1897年7月24日-1937年7月2日失踪,1939年1月5日被宣布死亡)是一位美国女性飞行员和女权运动者。埃尔哈特是第一位获得飞行优异十字勋章、第一位独自飞越大西洋的女飞行员。她还创了许多其他纪录,将自身的飞行经历编写成非常畅销的书籍,并协助建立了一个女飞行员组织。
1937年,当她尝试全球首次环球飞行时,在飞越太平洋期间失踪。至今为止,她的生活、生涯和消失一直使人神往。

640px-Lockheed_Vega_5b_Smithsonian

图:埃尔哈特飞越大西洋所使用的Lockheed Vega 5b,展示于史密森尼博物馆国立航空太空博物馆

1928年跨大西洋飞行

1927年查尔斯·林德伯格独自飞越大西洋后,美国社交名花艾米·菲普斯·盖斯特(Amy Phipps Guest,1873年—1959年)表示要成为第一名飞越大西洋的妇女。当她发现这个行动对她来说太危险后,她提出假如有人找到“另一个有良好声名的姑娘”的话她将资助这个行动。1928年4月下午埃尔哈特工作时出版商希尔顿·莱利(Hilton H. Railey)打电话问她“你是否愿意飞越大西洋?”

项目协调(包括出版商乔治·普特南)采访了阿梅莉亚,问她是否愿意伴随飞行员维尔莫·斯杜尔茨(Wilmer Stultz)和副飞行员兼机械师路易斯·戈登(Louis Gordon)飞行,作为旅客,但是拥有作飞行记录的任务。1928年6月17日他们乘坐一架福克F.VIIb/3m飞离纽芬兰,在英国威尔士拉内利附近降落,共飞行约21小时。由于大多数时间是仪器飞行而阿梅莉亚没有这样飞行的训练,她没有驾驶飞机。着陆后她受采访时说:“斯杜尔茨飞行了全程,他必须。我只是行李,就像一袋马铃薯。”她又说:“……也许有一天我会尝试。”

在英国时埃尔哈特飞行了一架玛丽·哈斯女爵拥有的Avro Avian 594 Avian III, SN: R3/AV/101,她买下了这架飞机并将它运回美国。

斯杜尔茨、戈登和埃尔哈特回到美国后,在纽约获得盛大的欢迎,然后在白宫获得美国总统卡尔文·柯立芝的接见。

1932年单独跨大西洋飞行

1932年5月20日早上埃尔哈特从纽芬兰格雷斯港出发。她本来计划使用她的单引擎Lockheed Vega一直飞到巴黎,这是林德伯格单人飞行的双倍。但是由于强烈北风、冰冷的天气以及机械问题她在飞行了14小时45分钟,后降落在北爱尔兰德里北部的牧场上。一个农场工人问她:“你飞很远吗?”她回答说:“从美洲。”今天这个地方是阿梅莉亚·埃尔哈特中心。作为第一位单独飞越大西洋的妇女,埃尔哈特获得美国议会十字飞行荣誉勋章、法国政府荣誉军团勋章和赫伯特·胡佛颁发的国家地理学会金质勋章。随着她的声誉的增长她与高层官方的许多人交了朋友,其中包括第一夫人埃莉诺·罗斯福。

罗斯福与埃尔哈特有许多共同的兴趣和爱好,尤其是妇女问题。罗斯福与埃尔哈特一起飞行后她甚至去申请了学习飞行的允许,但是后来没有真的去学习飞行。两人在她们生前经常通信。当时的另一名非常有名的女飞行员是杰奎琳·考克伦,她被看作是埃尔哈特最强的竞争对手,但是两人在这段时间里,也同时是非常亲密的朋友。

AE_and_Vega

图:埃尔哈特与 "old Bessie" Vega 5b,约1935年

1937年环球飞行 坠机和沉没理论

许多学者认为埃尔哈特和努南的飞机燃料耗尽坠海。导航员和航空工程师埃尔根·朗(Elgen Long)和他的妻子玛丽·朗花费了35年的时间仔细地研究被大多数人接受的失踪原因的坠机和沉没理论。

美国海军上校劳伦斯·萨福德(Laurance Safford)是两次大战之间中太平洋战略定向网的负责人,他还参与了破译日本攻击珍珠港使用的PURPLE密码。他在1970年代里开始仔细分析埃尔哈特的飞行,包括复杂的无线电纪录,他的结论是“计划不良,执行糟糕”。

当时负责豪兰岛机场管理的美国准将理查德·布莱克(Richard R. Black)当事人在伊塔斯克号的电报舱内,1982年他保证说“飞机约于1937年7月2日上午10点钟在豪兰岛不远处坠海。”英国航空历史学家罗伊·内斯比特(Roy Nesbit)分析了当时的报告以及普特南的信件后得出结论说埃尔哈特的飞机载莱城没有装满燃料。

威廉·玻尔赫茂斯(William L. Polhemous)是1967年安·佩莱格雷诺(Ann Pellegreno)沿埃尔哈特和努南的原航线飞行时的导航员。他研究了1937年7月2日的导航表后认为努南可能在试图“直飞”豪兰岛时计算有误。

但前美国潜艇舰长和深海打捞专家戴维·乔丹(David Jourdain)称所谓的从加德纳岛来的信号是错误的。他的打捞公司于2002年和2006年花费了450万美元进行深海声呐探索,对豪兰岛北和西1200平方海里进行仔细考察但是没有找到任何东西。这个考察地区是根据1937年7月2日埃尔哈特传播的方位确定的。

但是朗的分析使得乔丹结论说:“根据我们所拥有的所有数据的分析,包括燃料分析、电讯和其他数据,我认为她在豪兰岛外坠海。”埃尔哈特的继子乔治·普特南说他相信“飞机燃料殆尽。”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博物馆的高级管理员托马斯·科罗奇说埃尔哈特和努南的飞机在“1.8万英尺的水下”,它可能还包含可以与泰坦尼克号的发现相比的文物。

他补充说:“……这个谜是让我们感兴趣的原因之一。某种程度上,我们今天还怀疑她是因为她是我们最喜欢的失踪者。”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